西甲

青帝 第三百十五章 剑仙

2019-09-13 20:52: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三百十五章 剑仙

“啪――”门帘又被掀开。

曹白静刚自门口偷偷溜进来,看起来没有听见什么的样子,只是吁了口气,就对叶青抱怨:“好些家都求到我爹那里去了,还想让……”

叶青温和笑起来:“他是岳父嘛,说起来还是舅舅……人情我也不好拒绝

“夫君可别”曹白静瞪了他一眼,她向来是有话直说:“出去多冒险啊,附庸和盟友没办法,一听花家灭了门,临县也有好几家灭了门,背地里小动作不断的家族也跑来求了,想要夫君跑过去保护他们?真是……”

这就是女生外向了,叶青笑了笑,不过他本来没有准备去保护不相于的人,或说保护可以,抗大旗也可以,但要由自己来选择战场,时间、地点、盟友、对手、战术全都要由自己掌握。

一举成为货真假实的盟主,而不是被架起来的空架子。

曹白静气呼呼:“夫君你还笑……”

“恩,我的意思是贤夫人说的有理,这批来历不明的人,不是这么好对付

叶青吹旺了锅炉里的焰,蒸汽在密封的锅里穿过铜管

,呜鸣起来,火星几燎在了头发上,语气很是严肃。

曹白静白了他一眼,真是非常非常让人讨厌的夫君。

龙女听着倒松了口气,并不觉得这是胆小――刚刚打杀了一个真人,连投降的机会都不给,凶残到让邪魔都喊“太师父”,会怕邪魔?

“夫人你们看见没,其实我就是个胆小的人。”叶青却坦然摊了摊手,什么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归结起来只有一点――最大化规避风险,尤其是人为风险,最好能避则避。

不作死,就不会死。

“当是不好对付,九个术士,甚至可能是真人,有点压力好不好……”恨云忍不住就白了叶青一眼:“夫君你现在这样子,说自己胆小真是……显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

她用手比了比,仿佛增加描述的说服力,目光闪过狡黠,旋风一引,炉膛里火焰轰的喷出来……

火龙张牙舞爪,绕叶青一周,看起来气势汹汹,没有真实伤害的意思,于是就被叶青轻松收在手里,又化作柔顺的小火苗,甚至隐约是龙女姐妹模样,惟妙惟肖,很是诱人。

“好吧,我这是每临大事有静气。”

“你这个呆瓜……”恨云有些捉弄失败气恼,并不反思自己控火不专业,一挥手就去抢叶青手中的幻象火苗。

叶青就藏了这只手:“你这样无法无天…我决定要一振夫纲了,你可别又躲你姐姐后面……”

“哈,我会是这……等下……别挠这里……”

“知道厉害了么?”

“夫君饶命……”

惊雨看着他们笑闹一团,一阵好笑,知道小妹又被勾跑了题。

火已生旺,法阵推动着锅炉里的热水,通过铁皮管子连在各处,暂住兰园变得温暖起来,望着妹妹开心的样子,就有了些家的气息。

叶青满意的看着,其实蒸汽机在这个世界上也可以搞起来,火药武器也能,可惜的是,再深入就不行了。

这世界的本质,不是原子分子,自就不能进一步发展。

仙道才是这个世界的第一生产力。

不过这想的还远,现在这个家,要的是实力来保护,修士界并不和平,乱世时更什么悲惨都能发生。

“九个术师甚至真人,这绝对绕不过去,凡间的什么秘密武器、盟友、战术,都是不够。”龙女有些暗暗的忧虑,自家夫君平时再怎么不靠谱,在正事上很少大话,说不好对付,就是真正的生死之敌了。

她就不再迟疑,和妹妹最后传音了一句,正色开口:“夫君,我和妹妹可以请君父出手……他允诺过,能为我们出手一次。”

“真龙出手的机会,很难得。”恨云不再嬉闹,很是认真望着叶青,这是她和姐姐共同做的决定。

叶青想了想,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个很大的诱惑。

九个邪魔,哪怕都是真人,别说法术受了天地灵气限制,只能靠老巢恢复,就算全盛期九个真人又如何?

对上活了八千载的老龙君,这是地仙位业,一个龙爪下去,再来九个真人都是拍死的下场,但是……

“一次啊……”

这样气人语气,几乎是条件反射,恨云就一下就恼了:“别不知足,我和姐姐加起来,一辈子就只这二次机……呃……”

“小妹……”惊雨盯了她一眼,有些无奈,明知道夫君是什么人,这种事还怎么好说出来?

恨云咬牙不说话了。

叶青笑了起来,心忖果是这样,自己这岳父还是很绝,这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啊

一个女儿才只有一次出手

对她们的真心很感动,慎重考虑了下还是摇首:“两位夫人的保命机会,不能放在我这里,特别是这时……”

惊雨蹙眉:“夫君不必这么……”

“我知道,夫人很贤惠,我很喜欢你们这样,也感动这样真心。”叶青俯首贴在她脸上,感觉触肤的温凉慢慢变得火烫,就笑起来:“不是要强,最危险时,能拉的关系我都会拉,可岳父大人我是放在最后一位。”

惊雨红着脸,想说些,又静下来听他说下去:“夫人你想啊,真龙出手一次的机会放在这里,实是杀鸡用牛刀,岂不是太浪费资源了?”

“其次,时间也不对,朝廷对地方还是有控制力,水府在这时还要守规矩,这时就让岳父参与进来,有些不好……”

“最后,天庭序列里面,你们龙族一向是比较特殊……夫人,你懂的”

惊雨脸上的红霞稍稍褪去,默默不言,岂止是特殊?

她是知道远古史,当年人族和第一位道君崛起前,可是龙族统治天下,就算战败后也以不可取代的利用价值而延续残存下来。

真算起来,自己姐妹这样嫁了凡人的龙女可真是不肖女,这些想起来各种纠结,半晌叹了口气:“那总不能……”

“没事,相信我,嗯?”叶青顶着她额,若有所思:“事情可以先和龙宫说说,但别的不要多讲,岳父大人心中有数……我一直不说,是觉得不能让你们夹在中间为难。”

这话一出,惊雨气息一下子变乱。

就连恨云也是脸色微白:“你……都知道了?”

叶青更加确信了心中猜想,却笑了笑:“别多想了,我区区凡人之身,能得二位公主以身相许,不付出点什么能行?凡人嫁娶还有个聘礼,我们修士不讲究这个,但能做道侣也是不容易。”

“这是我们几世修来的福份,说什么都不可能放手,就算你们后悔想毁约也晚了。”叶青笑了笑:“说好一辈子,就是一辈子。”

恨云松了口气,习惯性要锤他一下,手又在半空停住,有些不自然收回去:“什么几世,又瞎编故事了……”

这里纵算仙人也是身合于魂,要么不灭,要么灰灰,就算夺舍也不会有胎中之迷,冥土更没有六道轮回说法,就完全没有几世转生的概念。

叶青瞧她们情态,心知是有了点隔膜,特意在自己危难之际提出来,是对她们一颗真心的回报,这种相互信任不是虚假,以龙女的心胸应会很快释怀……实在放不开就把她们一起抓到床上打一顿好了。

这样有点恶劣地想着,又变了口气:“我先说好,真打不过,我厚着脸皮也是要求两位姐姐救命老夫老妻,你们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喂”

“这样吧,万一真浪费了岳父出会,夫人你们失去一张保命牌,夫君我就拼命修行赶上,一定补给你们一张,不是一次性保险,是终生保险……够意思吧?”

两龙女听得说不出话来,感动有些,更多哭笑不得。

说到底还是怕死,这可恶的男人……

就连曹白静听的都是脸红,自家夫君这真是太……

叶青打着自己的算盘,看了看窗外,依旧阴雨连绵,看不清天色,要来的也来了,怎么还不到?

记得前世时已来了,难道是自己于预了历史,出了蝴蝶效应?

“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

“啊?”

恨云最先回过神来:“这哪里知道,我和姐姐只是小小龙女,又不是龙王……就算东海龙王未必能尽料雨事,天庭也管不着全天象的变迁,这大自然变化的事,是看天意……”

抱怨声在小小的窗口淡去,随着粉色的帐帘拉下,接地连天磅礴雨线间,雷霆在蜿蜒蔓行。

呼――

一道剑光自阴云中一闪而逝,有人咦一声:“又走错路了?这不是南沧郡水府,那怎么有两条小蛟……”

黑白色天罗,在虚空中出现,这人拿了出来,仔细看着,似要辨识方向和路径,就听着这天罗传来一句只有它能听到嘲讽:“别找借口,跨州三千里,我就说不能派你这样不靠谱的家伙,堂堂剑仙出了名的路痴,速度快又有什么用……算了,去应州好好表现,别给我们丢脸……”

这剑仙哼了声,一道剑光,越空南去,迅速在乌云里消失不见。

心梗不治疗能好吗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小孩出汗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宝宝反复高烧39度以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