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风舞苍穹 第八百九十五章 无耻翁婿

2020-01-17 00:45: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舞苍穹 第八百九十五章 无耻翁婿

“我不许你走!”器香雪不由分说,拉着谢听风的手,就向她的寝宫走去。

七拐八绕,终于来到了器家的内宅。器家的内宅就像一座皇宫,足有数百座造型精致、高大巍峨、富丽堂皇的建筑。按照族规,这里非器家嫡系儿女不得入内。

谢听风没有催动任何神识,就能感觉到一股股强大的气机锁定在他身上。他知道,这些强大气机的主人,都是器家隐藏起来的、暗地里保护器家内宅安全的卫士。

也许是看到他与器香雪手拉着手,这些气机很快就从他身上撤回。

不一会儿,器香雪将谢听风带入了她的寝宫。

器香雪的寝宫是一座独立的建筑,规模宏大,造型很是漂亮。一走进去,就有八个十七八岁、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侍女迎了上来。

“小姐,您是否现在就安歇?”领头的那个女子偷瞄了一眼谢听风,似乎被他的帅气惊到了。

“喜鹊,今晚我不用你们伺候,都下去吧。”器香雪说道。

“是,小姐!姑爷长得真好看,嘻嘻……”喜鹊捂着嘴,笑着与几个侍女袅袅婷婷地离去了。她一边走还不忘回头对谢听风伸了伸舌头,很是调皮。

“真是人小鬼大!”器香雪笑道。

“是啊,她们的确很可爱!”谢听风也笑着说道。

推开闺房的门,一阵香气迎面扑来,中间一张玉色大床,雕龙刻凤,美轮美奂。粉红色的软帐低垂,营造出一个朦胧诱人的小空间。

器香雪关上封闭极好的推拉式房门,房间里的夜明珠自动亮了起来,投下温润的光芒。

“听风哥,今晚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而我是属于你的!”器香雪飞快地脱下短衣短裤,一具造物主精心创造出来的娇躯在夜明珠的光辉沐浴下,呈现出了最原始的嫣然。

那红得有些梦幻的披肩长发、那大得有些不真实的两团饱满、那散发出小麦色光晕的平滑小腹、那窄窄蜂腰、那翘翘酥臀、那长长美腿,无不让谢听风血脉贲张。

还没等谢听风看够,器香雪就像小母豹似的,扑入谢听风的怀中。一种处子独有的女人香,在谢听风的心中,弥散开来。

“听风哥,我美吗?”

“美……”谢听风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那你还等什么?我就是一张还没有晕染的白纸,就等着你尽情涂画。我就是一块无主的美玉,等着你纹刻上你的名字!”器香雪的手麻利地解开谢听风的衣服。

“香雪,我去布个结界吧。”

“不用,器家的房子都是按照铸器的标准建造的,里面就是打雷,外面也听不到!而且,还能阻止神识的探查。”

“那太好了!香雪,今晚我就让你仔细品味品味做一个真正女人的快乐!”谢听风健壮的臂膀,抱起那具毫无瑕疵的娇躯,一抬腿进入低垂的幔帐中。

须臾,一声声娇啼从粉红色的幔帐中溢出,在硕大的闺房里婉转低回。

正是:

玉床之上起娇喘,

芙蓉帐中春色艳。

中分芳草寻溪谷,

怒龙探幽只等闲。

伐寨攻城寻常事,

观音坐禅似神仙。

迷离娇声啼不住,

春风又至双奶山。

几个时辰过后,稍作休息,真正的阴阳双修又开始了。当元阴之力与纯阳能量交融,一个巨大的气旋通过阴阳交合之处不断地旋进旋出。

谢听风是半神修为,虽然没有晋升修为,但在成为武神的道路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而初尝禁果、享尽了蚀骨**万般滋味的器香雪,受益最大。终于在日出之时,晋升了两个小境界,成为六品巅峰武帝。如果服下谢听风给她的蕴神丹,很可能冲上七重天大帝的境界。

三千大道,双修一途,通过对肉身的滋养、灵魂的冲击,的确可以壮大灵魂和肉身、互相灌注能量。

“听风哥,你的力量太大,我的骨头都酥了,需要休息片刻。”器香雪浑身香汗淋淋,瘫软在床。

“香雪,天已经亮了,我回火凤凰酒楼去了。我杀了王清河,想回去看一看神器宗有什么动静。”

“好的,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么需要,可以让器家帮你!”

“嗯,我知道了。”谢听风在器香雪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打开闺房的门,走了出去。

“姑爷,您起床啦。小姐呢?”侍女喜鹊笑吟吟的站在走廊里。

“你家小姐有些累了,正在休息,你们先不要去打扰她。”

“姑爷,喜鹊知道了,您慢走。嘻嘻!”喜鹊人小鬼大,知道这一夜小姐与谢听风之间发生了什么,捂着嘴又嗤嗤笑起来。

谢听风出了器香雪的寝宫,沿着平坦的花间小径,走出去没多远,就看到了器香雪的父亲器轩昂。他心中不由有些怯意,难道未来的老丈人是来怪罪我不该这么早就取了他女儿的元阴?

“听风贤侄,你快过来!”器轩昂见周围没有人,就招呼谢听风过去。

谢听风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稍有些尴尬地问道:“伯父,您有什么事情吗?”

器轩昂一把搂住谢听风的肩膀,小声问道:“听风贤侄,你昨天给了你绿萝伯母三瓶什么丹药?”

“好像是一瓶阴阳和合丹、一瓶金枪不倒丹、还有一瓶金风玉露丸。怎么,效果不好吗?”

“好,很好!简直是太好了!不知贤侄你那里还有没有这几种丹药?”器轩昂腆着老脸问道。

“啊,整整三瓶啊,一夜都用完了?”谢听风吃了一惊。

“没有没有!贤侄,你也知道你有二十位伯母,我想多存着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明白,明白!”谢听风一伸手,又取出了整整十瓶,递到器轩昂手里,然后笑着说道:“伯父,您尽管用,我这里还有很多。而且,您女婿可是一个高阶炼丹师,炼制这类丹药很拿手。你用完了,言语一声就可以了。”

器轩昂闪电般将丹药收进储物戒指里,然后拍着谢听风的肩膀,连声夸赞:“好女婿,好女婿!今天晚上再来喝酒,伯父陪你一醉方休!”

谢听风点点头,告别了器轩昂,出了器家,向街道上走去。

(天津)

上海中大医院挂号
重庆华肤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安顺哪家治疗癫痫病最好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个
深圳看妇科最正规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