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竹林听风雨 第八十章:当年实情细细推

2019-10-12 21:19: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竹林听风雨 第八十章:当年实情细细推

明夜兴邦,池城

“智方,你师父把自己锁在里面几天了?”伤势刚好的金黛衣,正在园中滋润的吃着果子,智方在左手边帮她换药,虹影在右手边为她熬药。

“七八天了吧,谁叫门也不开,竹沁用念话探进去几次,都被他拒绝了。”智方轻手轻脚的涂抹好药,又慢慢的吹干。

“你这个做徒弟的也不担心?”

“他以前也会这样,只不过这次想的事情看来很复杂。”智方从小跟着他,多少有些习惯了。

“不过百师父是去见谁了?回来竟会如此。”别看虹影平时一副大少爷的样子,熬药的姿势倒是标准。

“说是去见了赤琰国的国主冒烈。”

“冒烈来明夜兴邦了?”“冒烈来明夜兴邦干什么?”金黛衣和虹影几乎是同时发问,搞得智方都不知道要先回答谁。

“听说是王妃有了身孕,回娘家道喜吧。”

“你说墨玉姐姐也在池城。”金黛衣很喜欢墨玉因为她的性情温和,虽然她不知道帝姬身份已给他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别乱动。”智方按住激动的金黛衣,帮她把伤口包扎好,“你现在激动也没用,他们早在三天前离开池城了。”

金黛衣一脸的失望,只恨自己没有早几天醒过来,“那我们下面要去哪?”

“身上的伤还没好,着急走什么。”虹影已经把药吹凉,送到金黛衣的手边。

面对两个人无微不至的照顾,金黛衣也乐得清闲。

“我们要去宛娥花谢。”百子方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吓了他们一跳,更让他们吃惊的是几日不见,百子方就像一个乞丐,凌乱的头发,发灰的面颊,还有疲惫的眼睛,“我要去找大帝,问个清楚。”

他把与冒烈所说的话一一告知,又把自己对幻族和朝国被灭之事推敲的结果诉说了一遍,“表面上看两次大战都是战神一族所为,但是一次战役怎么就能把两大家族给毁灭?这其中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事实摆在眼前,明明就是冒烈所为,他的自傲和暴力本就是玉镜大陆公知的事情,没想到他这么阴险为了给自己脱罪,居然诬陷我父王,真是可气。”金黛衣情绪激动,站起来的时候,伤口隐隐作痛,又倒了下去。

“刚包扎好的,你能不能别激动,师父不是也没有说肯定和你父王有关。”智方赶紧搀扶住她,回头向百子方确认:“师父,你现在是怀疑大帝暗地里参与这两件事吗?”

“不是怀疑,既然冒烈有意将明夜兴邦卷进来,无非有两种可能,第一大帝的确参与,第二诬陷大帝以此挑拨和无欢城的关系。”

“我看第二种最有可能。”百子方刚说完,林须就走了过来,刚才金黛衣激动的声音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其他人也闻声而来,正好听到这些话,“现在局势很明了,冒烈想要一统玉镜,无欢城和明夜兴邦就是他最大的敌人,而他现在的实力,对付两方实在是困难,所以使用这样的反间计。”

“可是,这样的话不是应该和无双城的城主说,说与百师父有什么用?”虹影冷静的看着大家,他的这句话倒值得大家深思,“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冒烈的所作所为你们了解真正的含义吗?”

此话一出更是让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百子方这些天一直在想的就是这个问题,如果说他为了统一玉镜而灭朝国,可是他为什么要留竹沁?为什么当自己劝说他暂缓战争助自己查清万妖巫兽去向的时候

,他会欣然同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父王真如冒烈所说是个伪隐士喽。”金黛衣转身怒视虹影,她还以为虹影会站在自己这边。

“黛衣,你慢慢就会知道,我们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总会有些事情是隐藏在深处不为人知的。”虹影意味深长的说。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的父王,你根本不了解他。”从小大帝就是金黛衣最亲的人,自她懂事以来,大帝就是和蔼可亲,不问世事的一位世外高人,她绝不允许有人这样诋毁自己的父王。

“我不了解他?那你又了解多少?”虹影气急败坏的说,满肚子的话却说不出来,他只好拂袖而去,幻狐跟在身后,面露担心之色。

竹沁怕是知道个中缘由,百子方不禁看了一眼她,金黛衣看见,想到竹沁的身份,以为百子方是想听听她的见解,便问:“竹沁,你怎么说?你站在哪边?”

“我?”竹沁一直都是旁观者,没想到金黛衣突然问自己。

“对呀,你是朝国公主,算是当事人。”她急于确认竹沁的想法,没做多想,话一出弄得大家都深吸了一口气。

好在竹沁并不是小心之人,经历过风风雨雨后她也学会了冷静分析,“冒烈的确是我杀兄弑父的仇人,可是要说幻族和朝国的劫难由谁而起,我尚不能确认,毕竟我连如玉之事也是才知晓。”

连竹沁都是这般说辞,金黛衣彻底绝望了,她跺着脚跑回屋里,智方跟在身后以防不测。

林须看着竹沁,心中不免多了一份敬佩,大恨在心,仍能冷静分析,再想到刚才自己的言论,的确有些冒进,“百师父可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百子方请二人坐下,听他慢慢的分析,“幻族之战,实则是战神策划,冒烈只是在最后的战役中参与进来,现在细想起来,我能救下智方可能也是他故意为之。而朝国之战,虽然玉镜大陆上盛传是冒烈所为,可偌大的一个朝国怎么会毁在一场战役中,实在让人费解。”

“我曾听父王说,朝国先是四处流言,幻族被灭的时候,先知本已预知,可是没有告知幻族,此事引起朝国百姓不满,而后竟出现滋事者,不过各地都说已经控制,此时冒烈带大军前来,还不知来由为何,两军已经交战。”那时候的竹沁居于深宫,对此事也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当自己从四处逃窜的宫人中间穿过去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父王死在冒烈的怀中,他冰冷的双眼,扫了一眼竹沁,便转身离开。

“朝国之战的时候,我正在游历,知道的时候冒烈已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城,这场战役简直就是一瞬间,朝国的军队怎么会这么不堪一击呢?”

“其实当时我也听父王说过,军力有一部分被调去平内乱,而且不知为何,朝国已经有200多年没有灵力强者出现了。“如此说来,岂不是以卵击石,三个人都陷入深思中,那么万妖巫兽的失踪会不会和幻族,朝国相继灭亡有关呢?

克拉玛依癫痫病医院
唐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吉林治疗睾丸炎费用
克拉玛依癫痫病医院费用
唐山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