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云水算计微型小说

2019-09-23 13:24: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才早上五点,鸿基沙石场就开始忙碌起来,阵阵机器的轰鸣声,汽车的马达声,装沙石料司机们粗声大嗓的说话声,在沙石场的上空此起彼伏地回荡着。

  鸿基沙石场座落在一个偏僻的郊区,不远处就是二道河。周围都是农田和果园,离村里人家很远。

  沙石场的老板刘子东,今年四十五岁,个头不高,许是经常起早贪黑忙于生意的缘故,人长的黑瘦,一双小眼睛总是滴溜溜乱转,鬼心眼子特别多,几个人都转不过他,又因他在家排行老二,因此人送外号“刘二鬼”。

  刘子东是外来户,他老婆王丽娜比他小两岁,虽是个半老徐娘,却风韵犹存,一张微胖的脸上,总是挂着迷人的微笑,可是暗地里扣起工人们的工钱来,却从没手软过。

  这些年小城里的人们都热衷于买房子,条件好的人家都买二套以上,不好的一般也有一套房子,如果一套也没有的,那真是条件太差了,小城的建筑事业蓬勃发展,催肥了刘子东的沙石场。他的沙石场虽然才成立三年,趁着这个大好形势,加上两口子的精心算计,沙石场的生意在同行里算是佼佼者了。

  这几天,“刘二鬼”新招来了一个铲车司机,他在不久远监视着这个司机干活。以前的那个铲车司机太不叫人省心了,大把的沙子没命地往车上装,都告诉他多少次,少装点,干活要用脑子,要讲究技巧,可他就是不听,还说什么“装得少了,客户会不满意的,他们不要我们的沙子了,那我们损失得更多”,把“刘二鬼”气得直冒烟,分不清大小王,这不是缺心眼吗?客户满意了,那我这个老板呢?把我白哗哗的银子送人,那我喝西北风?一个月的试用期才过去一周,“刘二鬼”就让他有多远滚多远了。

  “刘二鬼”一边观察着这个新司机,脑子里一边盘算着。他最近接了一笔大单,说是接,其实就是撬,是他以极低的价格硬是将伟城商砼从别的沙石场撬了过来,成为自己的第一大客户。只是这个生意若是规规居居地去做,他根本赚不了几个钱,为了把这个大客户撬过来,他把价格压得实在是太低了。堤外损失堤内补,必须得想办法既赚了大钱,又不能丢了这个大客户,这也是他的生财之道,他身后的那些财产,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不然他一个外来户,能竞争过坐地户吗?他那“刘二鬼”的名号可不是吃素的。他常说“不想挣钱的商人不是好商人”,为了当这个好商人,他在生意上削尖了脑袋,以至于磨得脑门亮晶晶的,头发也没几根了。

  他的沙石场现在有八辆拉沙石料的车,两辆铲车,忙的时候他会外雇一些车来拉沙石料。另一个铲车司机是他家的亲戚,是他从老家带来的心腹,也可以说是他的另一双眼睛,在干活上不用他操心,就是这另一个铲车的司机,太不可心了,总是换人。这个新来的铲车司机叫刘冬,跟老板一个姓,是一位拉沙石料的司机介绍来的,大概是那位司机跟他说了前任司机被炒鱿鱼的原因,他对老板言听计从,而且比老板想得还周到。

  那八辆沙石料的车,其中有五辆是两边带翻盖的车,车上装满沙石料后,将盖翻上去,盖在上面,省得边走边往下掉沙子石子,天天被城管追着屁股到处跑,“刘二鬼”发家的秘密就在这五辆车上了,另三辆车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

  这个刘冬真是得了老板的真传,老板暗示的装车方法,一点他就会,而且还加以了改进,装的沙石料更少,“刘二鬼”看着这个新司机感觉很满意,这才像是他“刘二鬼”的手下。

  伟城商砼在小城是最大的一家搅拌站,生产的水泥运往各个建筑工地。伟城商砼名下一共有三家分站,与“刘二鬼”有业务往来的是第二家分站,分站的站长叫周超,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上去憨厚老实,与“刘二鬼”洽谈业务的就是他,看着这个憨头憨脑的站长,“刘二鬼”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两人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一切都是口头约定,这个行业都是这样,讲究的是个“信”字。原料款一般都是在秋冬季节,搅拌站在收到建筑工地打来的款项以后,才会按当初的口头约定给沙石场算账。

  “刘二鬼”沙石场拉来的沙石料进入伟城商砼大门时,要先经过门口的收料员的检验签名后,方可去指定地点卸车。每车的方数都是固定的,在第一次来时,收料员就会检方,算出来每车的方数后,以后再来时,就不用再检方了。在沙石场装车时,就会按这个方数开好三联单,在伟城商砼大门口将三联单给收料员字后卸车就行了。

  工地的活越来越多,沙石料需要量越来越大,“刘二鬼”八辆车全派到到伟城商砼这边了,又另雇了一些车拉往别的单位。

  伟城商砼站长办公室,周超站在窗前吸着烟,眼睛看着新进来的“刘二鬼”沙石场的三辆车,“刘二鬼”沙石场的车全是一样大小的,这三辆车,有两辆是带翻盖的,一辆是没有盖的。没带盖的的车上的沙子,满满的,中间带着尖。三个司机跳下车去签字,签完后将车开走了。周超看着车的背影,忽然眉毛一挑,陷入了沉思。片刻,他扔掉了手里的烟,走出了站长室,来到站口的收料室。

  收料员老张正在低头摆弄票子,看到站长进来,马上站了起来,站长看了看她,“进来的沙石料都要仔细检查,若是拉得少的,就要扣方。”老张答应了一声,心的话,拉的不是满满的嘛?想是想,可是她没有说出来,再有车来时,她就会告诉他们,“多装点哦,装得少的,站长让给扣方的。”司机们都是唯唯诺诺地答应着。

  时间进入十月,正是伟城商砼最忙的时候,很多工地在抢工期,需要大量的沙石料,“刘二鬼”又雇了十来辆车,伟城商砼院内,拉沙石料的车,拉水泥的车,车来车往,一片繁忙景象。尘土飞扬中,周超站在窗前,看着一辆辆的沙石料车,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收料室内,周超让带翻盖的沙石料车的司机们在屋里等着,等到五个翻盖车到齐了的时候,周超跳上了一个车,看了一眼,然后下来了。他打叫来了两名手下,让他们带着上车上去,将车上的情况拍成视频。五个司机站在门口看着,大气也不敢出,他们自己心里明白,完了,老板的精心算计露馅了,被人家发现了,有人赶紧给老板偷偷打了报信。

  “刘二鬼”接到大惊失色,急忙开车赶来了。原来,“刘二鬼”发家的秘密就是让铲车司机将翻盖车最前头空出来一大块的地方,后面装得高一些,这样两边都盖上盖上了,根本看不出来前头是空的,检查时收料员只是站在屋里隔着玻璃看看而已,从后面露出的地方看,车上装的料还显得很多的,“刘二鬼”只所以敢把价格降得那么低,就是因为有这个绝招,这个绝招他可是用了三年了,屡试屡灵,可是他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今年眼看着就要过了,他又挣了一年的好钱,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个看似老实的周超,居然能识破他的招法,这让他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看到“刘二鬼”来了,周超命手下将空出的地方添平,添完一看,一车沙子连平车都算不上。

  “刘老板,你们也太不厚道了吧?这一车起码少二三方,这一年下来你们得少给我们拉了多少啊?你们今年给我们拉的沙石料每车都要扣去三方。”周超生气地说。

  “别啊周站长,有话好商量,来,先抽支烟。”“刘二鬼”抽出了一支好烟递了上去,这是他刚才来的时候在路上现买的,他可不舍得抽这么好的烟。

  周超冷着脸子没有接,手里拿着手下录的视频给“刘二鬼”播放着,“看,这就是你们这五个翻盖车拉的沙子。”

  “这……周站长,我们上那边去说。”“刘二鬼”一脸的尴尬,拉着周超走到没人的地方,“周站长,你看这样行不,晚上我们吃个饭,商量一下这事怎么样?”

  “晚上家里有事,我没空。”周超眼睛盯着那几辆车,眼皮都没抬地说。

  “妈的,真能装。”“刘二鬼”心里骂道,可是嘴上却说,“周站长,你看,我们一直装得很多,这几车装得少点,纯粹就是意外,这几天铲车司机请假了,这个顶班的新司机不会装,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真对不起,这几车算我们送的,不要了,余外我们再送你们十车,你看,怎么样?”

  “哦,这个借口找的挺好的,可是,这事你说晚了,我现在做不了主了,老板已经知道这事了。你来之前,老板都打问过我这事了的,那个处理决定,就是老板的意思,我可是爱莫能助哦。”周超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啊?你们毕老板也知道这事了?周站长,你看我也不容易,撇家舍业的,父母还在老家呢,本来想挣点钱就买个房子把他们接过来享福,可是这行竞争这么激烈,我这几年也没挣几个钱,给他们买房子真的是奢望哦。这次给你们的价格这么低,我真的是赔本赚吆喝,一点也不挣钱啊。这件事只是个意外,你们不能因为这几车就认为我们拉的所有车都是少的哦。”“刘二鬼”可怜巴巴地说。

  “可我们看到的就是你这车上装的都是不满的啊!而且你好象没说实话哦,我可是听说,你这几年搂了不少钱啊,光房子就买了两套了,那钱,是不是都是这样来的?”周超挖苦着他。

  “哪有啊,别听他们瞎说,我在这干了三年,得罪了不少人,你可别听他们的造谣哦。周站长,我们说点实惠的,你看这样行不,你帮我一个忙,跟老板说说,少扣点,当然,我不会让你白帮的……”“刘二鬼”恳求着。

  “按理说呢,我真不应当帮你,念在我们也合作了一年了,我就试试看吧,不过帮不帮得上这个忙,我可说不准哦。”“刘二鬼”赶紧点着头,周超拎着走到了一边,一会回来说,老板同意一车扣二方,再不能低了。“刘二鬼”一听,非常失望,心里不停咒骂着,嘴上却不敢说出来,怕得罪了周超,不给他们算账,或是少给他们算账就麻烦了,反正他们之间又没有书面合同。

  看着“刘二鬼”灰溜溜地走了,周超心里冷笑着,哼,想算计我?你还嫩了点,就你那点小伎俩,哥早就知道了!

  共 7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算计》一篇贴近生活且具有讽刺意义的小说。沙场老板刘子东是一个鬼心眼特别多,特别会算计的人,所以人称“刘二鬼”。因为是外地人所以很能吃苦耐劳另加特别会算计,生意做的也算风生水起。看着新来的铲车司机在自己的点拔下,很快学会了偷工减料的技巧,心里很高兴。因为他最近在别的沙场里撬来了伟城商砼这个大客户,只所以能把伟城商砼能从别人的手里撬过来,是因为自己把价格压得很低,这么低的价格如果不动点心思,挣的钱实在是太少了。于是,刘二鬼只就在沙石的装卸上下了一番功夫。当刘二鬼正在为自己这聪明的想法而暗自得意的时候,没有料到看似憨厚老实的周超却早已经看出了刘二鬼的伎俩。沙石越送越多,但都要在秋冬的时候一起结账,当刘二鬼知道了周超已经发现了自己伎俩的时候,急忙找到周超,希望可以拉拢周超,而老实耿直的周超看到可怜兮兮的刘二鬼,最后和老板商量决定从开始到最后每车扣除二方。刘二鬼灰溜溜地走了,算计来算计去,最后还是把自己算计进去了。朴实的文笔,细腻的心里刻画,具有警示意义,贴近生活的现实小说!佳作!值得细细品茗!倾情推荐共赏!【:雨墨】【江山部·精品推荐】

  回复1楼文友: 1 :07:24 小四,辛苦了~

  2楼文友: 12:59: 一篇具有警示意义的小说。刘二鬼算计来算计去,最后还是把自己算计了进去。无论是做人还是做生意,都要本着诚信的原则。不然只会让自己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面上,一篇值得深思的文字。

  回复2楼文友: 1 :09:16 是,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没有诚信就会砸了自己的饭碗,象刘二鬼这样的人,搬起石头砸在自己脚上是迟早的事。

  回复 楼文友: 1 :09: 7 抱抱,一起精彩~

  4楼文友: 15:54:25 言姐姐的文写的越来越好看!寓意深刻、贴近生活的小说!抱抱言姐姐,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4楼文友: 17:11:04 抱抱宵妹妹,宵妹妹的文章才叫精彩呢~

  5楼文友: 17:40:48 姐姐很擅长写小说,故事真多呀,而且能每个都能写得很精彩!赞一个! 经历是一种领悟,更是一种财富。

  回复5楼文友: 22:57:08 抱抱雨荷妹妹,妹妹也很精彩的~~

  6楼文友: 18:58:5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生意场上你争我夺互相算计,就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作者抓住这个场景,给他来个特写,使人们更加看清了这场战争的残酷!所谓存心有天知,如果我们都诚信办事,把商场变成实实在在的交易场,那世界会成为什么样?小说写得真棒,语言也很幽默,我喜欢这种风格!

  回复6楼文友: 22:58:15 凉水过奖了,你的微小说写得很棒的,我得向你学习呢~

  回复7楼文友: 20:10: 4 你有钱没,有钱我就算计一下,没钱想算也没法算了~~

  回复8楼文友: 20:11:1 嗯,这个是身边发生的故事,基本上就是故事再现~

  9楼文友: 15: 7:5 哈含金量比较高哈!恭喜祝贺二姐美文成精!

  回复9楼文友: 16:56:05 嘿嘿,你也挺会算计哦~

  回复10楼文友: 20:20: 9 好,没问题,姐带你吃串去~

小孩子消化不良的症状
新生儿母乳性黄疸什么症状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小孩脾胃虚弱如何调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