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掌御万界 第一零八五章——传承

2019-12-05 07:22: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掌御万界 第一零八五章——传承

“埋下一根钉子?”zǐ萱不禁有些疑惑了。

南荒老人随即说道:“我已经认下祁继为干孙,人皇亲自下旨,封我为南荒王,封你为明月公主。圣旨已经在来南荒的路上了,不用三天时间,整个八荒界都会知道这件事儿了。”

zǐ萱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惊讶地说道:“人皇封爷爷为南荒王,那流云谷……”

南荒老人叹了口气,随即说道:“祁继已经将咱们与中州祁氏绑在了一起,现在就算咱们不想与流云谷为敌,但是明面上却已经是敌人了。而祁继趁机将夏琴心逼得崩溃,这件事儿必然招来流云谷的怨恨。琴心这孩子心思单纯,她不会怨你,就算是流云谷谷主面对着你,也生不出半点脾气来。毕竟是夏琴心一剑刺中了你,所以流云谷只会让着你。但是他们心里有火气,就一定要发泄在缺月山庄上,而我自然是首当其冲的。”

zǐ萱脸色一沉,缓缓说道:“爷爷说祁继一箭三雕,第一只便是祁继报了琴心偷袭之仇。第二只就是逼迫流云谷,全力支持我为山族圣女。第三只,便是挑拨你与流云谷,无论成败,咱们缺月山庄都已经上了中州祁氏的贼船了。”

南荒老人缓缓点头,对zǐ萱说道:“没错,我拉祁继入局,他就将我拖下水,真是一点亏都吃啊。”

zǐ萱看着南荒老人,不禁眼中含泪,“爷爷,是我害了你。都是因为我的病,若不是因为我,咱们也不必如此。”

南荒老人也是叹息一声,“归根究底,这一些还是当年我犯下的错,所有的一切终究还是要我来承担。祁继这么做,也算是了了我的心愿,我种下的因,就该我承受这个果。你不必担心,只要我身死之后,流云谷看在你的身份,还有你与琴心的交情上,一定不会为难你的。祁继这个人虽然狠辣果决,但是对朋友的确没话说。日后有祁继这小子支持你,你不但可以坐稳缺月山庄,更可以操控整个南荒。”

zǐ萱趴在南荒老人的怀中,哭着说道:“不,zǐ萱不要这些,zǐ萱只要爷爷。”

南荒老人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爷爷的情况。我是个散仙,早晚要面对天劫的,这件事儿没人有能力更改。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你,不过现在已经将缺月山庄和祁继联系在了一起,我也就放心了。”

听到了南荒老人的话,zǐ萱哭的更是厉害。

其实南荒老人很清楚缺月山庄的情况,虽然他被成为八荒界第一炼丹大师,但毕竟根基浅薄,又有着血脉之中的诅咒。相比其他名门大派,缺月山庄人丁单薄,想要让缺月山庄成为六大派一般的存在,只有驱除血脉之中的诅咒。

只要能驱除这个血脉中的诅咒,南荒老人莫说是吃了暗亏,就算是要了他的命,他也会在所不惜。更何况现在拉上了祁继这个靠山,纵然他真的应劫而死,也可以保证缺月山庄千年不到。到时候zǐ萱依靠他的传承崛起,将会是八荒界新一代的炼丹大师。

没有了血脉诅咒的zǐ家,将会是恐怖的,甚至真的却带流云谷,成为南荒唯一的王者,六大派一般的势力。

南荒老人想到了这里,便对zǐ萱说道:“萱儿,不要再哭了。好好休息,我之前给你的药,要记得按时服用。不出三日时间,你便可以彻底痊愈了。”

zǐ萱泪眼婆娑,微微点头,“孙女知道。”

南荒老人随即便告别了zǐ萱,转头便去了玉池小院。现在祁继待在玉池小院,倒也很是自在。这里平时根本没人能进来,而且防御严密,也没有人可以偷偷窥视。

祁继泡在玉池之中,等候了小半日的时间,却还没有看见南荒老人过来。祁继不禁在心里嘀咕,“这南荒老人怎么还没来,莫不是又在计划着什么,准备坑我吧?”

就在祁继如此想到的时候,玉池小院的门突然打开了,略显疲惫的南荒老人走了进来,对祁继说道:“继儿,在这里休息的可好?”

祁继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只是扭头说道:“玉池之水,天下至宝。我泡在这里,也是舒服的很啊。”

这两人说话虽然都是十分客气,但是摆明了谁也看不上谁。祁继虽然认可zǐ萱这个朋友,但是却不认可南荒老人这个干爷爷。因为南荒老人算计太多,只要稍不小心,就会落进他下的套里。

而南荒老人也同样忌惮祁继,便是因为怕祁继发现他的设计。万一祁继因此翻脸,那学习缺月山庄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先前祁继联络各方势力,以摧枯拉朽之势,瞬间覆灭瀛洲岛的事情,对整个八荒界来说都是几位震撼的。

所以现在八荒界内,敢与祁继做对的不多,敢明着跟祁继对着干的,更是一个没有。就连他名满八荒界,有着无数隐形势力的南荒老人,最多也就是敢在暗中算计祁继而已。

南荒老人笑眯眯地看着祁继,说道:“多泡一泡也好,恢复一下身体上的暗疾旧伤,做好准备才能够接受更好的东西。”

祁继抬眼看了一下南荒老人,随即问道:“爷爷是准备将传承给我了?”

南荒老人点头说道:“随时可以。”

祁继闻言

,当即跳出水池,以真力驱散全身水分,然后便对南荒老人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

南荒老人随手一甩,一套桌椅便从纳戒之中飞出,落在了小院之内。随后南荒老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祁继也是毫不客气,便坐了过去。

两人相对而坐,南荒老人不紧不慢地拿出一套茶具,边沏着茶,边与祁继说道:“我的传承其实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来自于山族圣地,另一部分则是我多年炼丹制毒的经验积累。你想要学那一份?”

祁继笑着看向南荒老人,缓缓说道:“多多益善。”

南荒老人不禁愣了一下,没想到祁继这么贪心。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直接那出一块玉简,交给了祁继,对他说道:“这就是我多年来炼丹制毒的心得,其中还有万种丹方,已经百万灵草奇宝的药性记录。你拿去看看,若是又不会的,就再来问我。”

祁继直接拿过玉简,看也不看便丢尽了玄天塔中。反正这东西是给祁长生准备的,到时候丢给祁长生就好了。

随后,祁继看向南荒老人,笑着问道:“那来自山族圣地的那一份呢?”

南荒老人拿起茶壶,给祁继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才说道:“来自山族圣地的这一份,我不可能全都给你。”

深圳市福田区肛肠专科医院怎么样
邯郸市第二医院
贵阳癫痫医院有哪几家
杭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好
云南市的妇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