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苍雷的剑姬 第443章 有副作用

2019-10-13 00:01: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雷的剑姬 第443章 有副作用

上次见到贝洛克时由于实在隔得太远我没能瞧得清楚,只看到了那家伙的青色皮肤与背后黑色的蝙蝠翅膀,因此对这种异界恶魔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在我原本的想象当中,这些经常被用来当成终波的家伙应该个个都是青面獠牙凶神恶煞的模样,同时有着堪比兽人的强壮身躯,掀翻坦克手撕机甲什么的毫不力,并且还可以正面硬抗洲际导的轰击。

然而事实证明我果然太肤浅了。以贝洛克为例若他真是强大如艾蜜琳娜那种级别的规格外丫早就跳了出来在峫城里闹得各种鸡飞狗跳,还会像耗子那样被金发少女撵得屁滚尿流?现在的恶魔已经不再是当年满脑子肌肉的圈儿九,他们也学会了耍花招。

我认为这绝对是拜某个长年率领军队和蝙蝠翅膀们战斗的节操女王陛下所赐。

尽管当初因为艾蜜琳娜所描述的恶魔和我想象中的大不相同而令本人禁不住喷了满地,但论如何也没法和眼前这个家伙相比。

艾蜜琳娜这次依然没有敲门,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很显然这里面是一间档案室,各种资料被分门别类的整齐摆放着,从左到右分别是经济、军事、资源、二次元文化、技术、教育、关于之前重大战役的记录等等等等,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便在这一排排的柜架中间

,摆着一套木质桌椅,上面正坐着一名蓄着银色长发相貌相当英俊但却板着一张死鱼脸的人类中年大叔。

丫手中则捧着一本论怎么看那花花绿绿的封面都和这个房间完不相符的轻小说。

“艾蜜琳娜,我们果然是走错房间了吧?”眼前的情形实在是太过诡异,以至于我不禁当场汗了满地。扭头看着身边绝美的女孩小心翼翼地问道,“还是说这里其实是关押恶魔的牢狱入口?”

然而金发少女却指着死鱼脸大叔给出了一个我不愿意相信的答案:“那个人就是我们要找的兰迪。”

“桥豆麻袋!”终于忍不住爆发的我当即狠狠地跺着脚拼命抓狂道,“为什么在这个摆放着各种重要乃至机密资料的房间里会有整整一个架子的轻小说、漫画甚至同人本?会有这些也就算了,原本应该认真工作的职员在上班时间看小说真的大丈夫?好吧也许现在是人家的休息时间所以才会看看小说放松一下,那么你指着眼前明摆着是人类的中年大叔对我说这家伙就是咱们要找的恶魔又是怎么回事!?”

名为兰迪的男子放下手中的向这边看了过来。沉默数秒之后果断微微侧过了脑袋对艾蜜琳娜问道:“你的小相好?”

“是的。”

“才不是!”

又td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反应。

“嗯,很有趣。”兰迪摸了摸鼻梁随意地开口说道,“那么我亲爱的小公主,你特意带着这位少年过来找我究竟所为何事?总不会是专程过来秀闪光的吧?”

艾蜜琳娜松开了我的胳膊,径直走到恶魔(?)面前认真地说道:“在不久前的战斗中,我和一名中阶法师受到了改良型极美梦境的影响。你对此有什么办法吗?”

“当然有。愉地和少年滚床单去吧。”银发男子眯着眼睛用煞有介事的表情认真道,“等你的特殊体质把药效彻底清除之后,恢复正常的你会发现自己突然多出了一个‘别人家的妹子’这样的有爱属性,从而让今后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这是多么经典且王道的展开,要是再加上一只天然呆、一只傲娇或倒贴妹以及一只年龄较大的伪姐姐组成修罗场的话就加完美了……你们俩脸上那微妙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让我给说中了?”

“总、总之这些先不提。”艾蜜琳娜囧囧有神地以手扶额道,“兰迪,那玩意的效果究竟用什么方法才能解除?我的意思是,它有解药吗?”

“这种促成了数良缘佳话的东西需要什么解药,让它的效果一直持续下去不好么。”

“真正促成了数良缘佳话的东西应该是传说中的电脑配件才对吧!”

不行了,这些节操的日常实在太过犀利,我感觉自己完跟不上他们的节奏而正在泪流满面啊有木有!另外艾蜜琳娜在我家里的时候明明表现得高贵优雅淡然娴静,为什么一到这边整个人的形象就崩了?果然女生在自己家里是从来都不会在意自己形象的吗?

一定是那种奇怪的药物对艾蜜琳娜造成了什么影响。绝对是这样!

兰迪在看上去仿佛炸毛的猫咪般发怒中的艾蜜琳娜彻底暴走之前不紧不慢地随手拿出来某样东西塞到了女孩的手中:“拿去,这是你要的解药。”

艾蜜琳娜顿时安静了下来,举起手里的东西仔细打量道:“啊咧。我们是大约半年之前第一次发现恶魔们使用改良型极美梦境的,你真的这么就捣鼓出解药了?”

“你也不想想我是谁。”死鱼脸的男子略显不爽地撇了撇嘴说,“不过恶魔如今也堕落了呢,竟然会采取使用极美梦境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若非先前那个位面里的白痴们死活不愿意相信那个节操的小女王打定主意把联盟当成了邪恶的异界侵略者使得恶魔能够趁虚而入轻松占据了那块土地,只怕他们早就失败了吧。”

奇怪,听起来好像这个规模极大的联盟在战场上占据着优势?和我想象的完不一样耶。

女孩对此并未感叹什么。打量过手里那个漂亮的水晶瓶之后淡淡地点着头问道:“那些都只是老生常谈而已,别再说了吧。另外兰迪。它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没有,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

这家伙少说一句会死的吗!?

得到解药并询问过使用方法的艾蜜琳娜很便拉着我离开了房间。把恶魔单独丢在里面继续看小说去了。

顾不得外面的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金发少女才关上门我便迫不及待地问道:“等等,艾蜜琳娜。刚才那个真的是恶魔吗?他看上去根本就是一个人类啊。”

“我以前不也对你提到过恶魔可以幻化成人类模样的么,那个就是了。”艾蜜琳娜说着打开了手中的水晶瓶,仰头向自己嘴里抿了一小口,“母亲大人曾经说过,兰迪说的话你只能信七分,剩下的肯定是谎言。因此这玩意肯定有着什么副作用,在给奥瑟维娅之前还是由我来亲身试用一下的好,即便有问题也可以及时就地解决。”

换句话说在把解药喝下去后艾蜜琳娜对我的好感度便会重回到原来的水平,突然间感觉有些舍不得的样子……呃,这不是重点,先看看它到底有什么副作用再说吧。

等待中。就连房间里收拾好棋盘在茶几上摆出文件打算工作的安贝利尔与比利也屏住呼吸朝这边望了过来,至于站在金发少女身边的我是感觉每一秒都像一个世纪般那么漫长。

后,微微眯着眼睛没有任何动作似乎是在感受药效的艾蜜琳娜终于睁开了眼睛,继而做出了一个令我禁不住当场泪流满面的动作,只见女孩果断自虚空中取出爱剑拔剑出鞘不由分说地朝我狠狠劈砍了下来:“你这个没事就偷看我胖次的鬼畜变态现在就去死上一百万次啊——!”

我td就知道会是这样!早已做好防备的本人立刻以非常熟练(?)的动作接住了女孩的剑,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她似乎并没有使用多大的力气。

难不成是她手下留情了?便在我暗自庆幸的时候,艾蜜琳娜却忽然整个人比惊悚地扔掉长剑低头看着双手用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斗气和魔法都没法使用了?”

桥豆麻袋,你刚才难不成是打算使用斗气把我给干掉的吗!?

咔嚓一声轻响,女孩身后的房门被打开了,兰迪的死鱼脸随即探了出来:“没法使用就对了。这玩意的副作用是暂时性地干扰体内能量流动,从而让你从规格外马猴烧酒变成普通的软妹子。别担心,多5分钟就能复原的。”

“你丫的根本就对这玩意的副作用一清二楚吧好不好!?刚才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死鱼脸上出现了少许认真严肃的样子:“借用一句某人的话——因为那样就不好玩了。你瞧,这才刚刚恢复就想要对身边揩到了不少油水的少年大打出手结果反被对方抓住机会推倒什么的,不是很有爱吗?”

艾蜜琳娜随即身灰白化着rz在了地上,而兰迪则在我囧囧有神的眼神中冲本人竖起大拇指做了个加油的动作后重关上了门。

加油你妹啊,这丫头可是因为我先前看到了她满衣柜的胖次而正在暴走好不好,现在要紧的是有多远躲多远才对吧!

“比利,去把房间门锁上。”不远处的某个金发帅哥忽然斜翘着嘴角坏坏地笑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看到。”未完待续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挂号费吗
北京国仁医院徐敏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挂号费多少
北京国仁医院率庆喜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要挂号费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