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我能看见战斗力 六十八章:秘术阁

2020-01-17 02:44: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能看见战斗力 六十八章:秘术阁

“所以,宁愿挨五年揍都不愿意用星子辅助修炼吗。”

在小正太最绝望的哭喊声中,唐罗的声音仿佛没有一丝波动,如画外音般钻入了他的耳朵。

沉浸在悲伤中的小正太下意识答道:“可是,我拿星子去修炼了,哥哥怎么办。哇呜呜呜呜呜~”

哭声霎时一静。

意识到自己把心里话讲了出来,小正太抬着一张都哭得模糊的脸,抽泣道:“就,就,就,”

还想说点什么的小正太被一块白色的方巾捂住了脸,唐罗只觉得有一口气涌在胸口。

他想过正太可能是害怕使用星子会有什么后遗症,亦或是畏惧使用星子修炼可能跟自己一样散功而产生顾虑。

但他从来没想过,让小正太放弃星子的理由居然是因为他觉得如果他拿了星子修炼,那么自己就没法使用星子了。

愚蠢的弟弟阿,怎么就。。。。。这么。。。。讨人喜欢呢!

唐罗用力的用方巾将小正太的脸抹干净后,将方巾递给他。

脸被磨得红通通的小正太拿着方巾用力的将鼻涕醒出,想将方巾还给唐罗,但看着哥哥嫌弃的眼神,只好继续攥在手里。

“尽管拿去修炼好了,我已经用不上了。”唐罗冷着一张脸淡淡道,大哥的威严可不能因为区区的感动而消失。

“可是,哥哥你不是比我更需要星子帮助你恢复修为吗。”小正太不解的问。

“啪!”用力的一个头皮将小正太差点呼倒在地上。

“啰嗦,叫你用你就用,废话那么多,你哥我天纵奇才,不用星子修炼也快你两倍半知道吗?”

小正太看着唐罗突然发火,揉着脑袋委屈道:“哦,知道了。”

“嗯,这就行了。拿去吧。”唐罗指了指放在桌上的星子。

小正太扭捏的伸手拿过星子,再次朝唐罗问道“真,真的可以吗。”

唐罗摇摇头,形红一下站了起来,吓得小正太一个激灵。

“你就好好练,星子保管好,别丢了。丢了可没有第二个给你。”

还以为唐罗站起来要揍自己的小正太抱着星子紧闭着双眼,听到这话猛的睁开眼,唐罗已经拉开了修炼室的大门离去。

小家伙的星子修炼速度,就调到两倍吧,唐罗心想。

倒不是因为贪图这一点点收益,一天1.2的收益并没有什么差别。

调整两倍只是因为怕小正太的境界提升太快而武技跟不上,空有一身境界没有战力是绝不可取的。

两倍这个速率配上小正太自己超凡的资质,下一个西陵传奇就要冉冉升起了。

唐罗揉着鼻子走到窗台前,只觉得清风正好,阳光不燥,心情大好。

“真是个好天气呀~”他眯着眼道。

…………

三月初一,秘术阁

“说是阁,怎么变成地下三层了。”唐罗自问对武堂的各个建筑还算熟悉,因为卸任了教习一职后四处溜达过,他就奇怪怎么从没见过形似秘术阁的建筑。

原来这秘术阁根本不是在地上,而是在藏经室的更下一层,地底十米的地方。

底蕴不底蕴先放一旁,这位置可够隐蔽的。

一名哑仆领着唐罗穿过长长的暗道,来到了这座镶满火晶,亮如白昼的地下室。

骤然的强光让已经习惯黑暗的唐罗眯起了眼,好一会儿,才适应了这座金碧辉煌的地下宫殿。

十几个穿着长衫的宗老坐在了宫殿中央,目光炯炯的看着唐罗。

在他们的正前,有一崭新席位,想来就是为唐罗准备。

唐罗端步走到坐席前行礼道:“小子唐罗,拜见秘术阁诸位宗老。”

“坐。”充满威严的声音从正中满头白发的老者处传来。

唐罗面色平静的坐下,这才有机会看清楚眼前的十几人,真的是,很大的阵仗阿。

端坐正中的老者便是秘术阁的阁老唐弘涛,灵力修为达到了70585点,这人可以说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灵力最高的人了。

而让人奇怪的是,这个地下宫殿里,除了阁老一名凶境修为外,其余的都是蜕凡境巅峰的武者。

在唐罗打量秘术阁其余宗老的时候,秘术阁的宗老也在打量着他,只是目光显得尤为疏离冷漠。

难不成今天的入阁仪式还要出啥幺蛾子不成?唐罗心中暗想,转头又打消了这个思虑,因为凭自己现在的武堂贡献,挡是挡不住了,就像唐斌转述的那样,自己的贡献已经要比一些秘术阁的宗老还要高了,那么自己领一个宗老的职位,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所谓宗老,就是宗族长老,一般是对宗族有大贡献的人才能获得的荣誉称号,但最为快捷的方式,就是成为秘术阁的一员。

只要够资格加入唐氏的秘术阁,身份自动晋升为族老,不论是否姓唐。

而一旦获得了宗老的称号,在唐氏基本横着走,不光是拥有种种特权福利,关键是身份的压制。

就算是一般的支脉家主,但凡让唐罗一个不顺眼,宗老的牌子就呼他脸上让他行礼,他就得乖乖的行礼,这样一想,能拿到宗老的头衔简直是名利双收,而且自己还那么年轻,想一想就有些小激动呢。

就如同剧本写好一般,唐罗的入阁已经是无可争议了,现在做的,不过是一个过场而已。

阁老唐弘涛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唐罗入阁,诸位宗老可有异议?”。

“无异议。”其余宗老附和道。

“那么,今日唐罗便正式成为我秘术阁一员。”

“阁老且慢,光誉有话要说。”

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突然出声打断了唐弘涛的话,站起身来。

一个蜕凡巅峰打断了凶境阁老的说话,这放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出现的一幕便在秘术阁上演了,这让唐罗这个当事人都有点懵。

这货就不怕阁老心情一个不好,一掌把他拍墙上去吗,依旧保持着社会主义乖巧坐姿的唐罗恶意的想着。

唐弘涛看了光誉一眼,点了点头表示他可以继续说话。

换了唐氏任何一个部门,下属打断上司的讲话都是大忌,唯独秘术阁不然,每月的议会上,因为一个运劲法门和一个新想法的争吵繁不胜数,同是研究者,上司下属的界定很模糊,唐弘涛这个阁老之位,只是因为修为最高,在秘术阁呆的最久而已。

但每个研究武技和功法的人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论,而武技功法又不是一瞬间就能分清强弱的,哪怕找到相似的实验者共同修炼,短时间内也很难分别强弱,所以争论就成了秘术阁研究者的主旋律。

有时他们的争论甚至要持续好几个月才能尘埃落定,所以对唐光誉突然打断自己说话的行为,唐弘涛毫不在意。

甘肃中医学院附属医院
广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九江治疗白癜风方法
威海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