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山东一餐饮企业前员工深陷合伙纠纷

2019-08-14 18:37: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山东一餐饮集团分别与优秀员工签订发展股东的管理章程。后因部分员工的离职引发诉讼。然而,随着诉讼进程,被告发现自己与集团签订的管理章程出现了三个不同版本。

近日,自然人骆琦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再审申请书,请求撤销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2010)历民初字第1151号民事判决、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济民一终字第6 号民事判决,依法提审或指令再审。

该申请指出,在上述合伙纠纷一案中,被申请人分别向法院提供了三个版本的《皇宫餐饮集团关于发展股东的管理章程》(简称股东章程)作为诉讼的依据。由于该关键证据系伪造,导致错案发生。

骆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案的发生缘于离职,法院终审判决自己补缴出资款20 万元。

入股 引官司

大学还未毕业,骆琦便在济南历下千禧鱼翅皇宫大酒店(简称鱼翅皇酒店)实习。2002年毕业后,其被派驻南京一家分店工作。从副职到总经理,成绩显著,薪资待遇均由该分店安排发放。

2008年,骆琦因业绩突出,被酒店高管人员看好,并向其提供了优秀员工股权激励方案。 郑州要开一家分店,赠予2%股权,不需要实际出资,可用被赠予股份的分红款分期补足资金。 对此,骆琦记得很清楚。2009年5月,公司从济南寄了一份股东章程给他。该章程共 页,均是打印文字,第 页右下角日期上加盖了 山东皇宫餐饮集团 印章。

骆琦签字后,将此文件寄回。不久,集团财务部门将其自1999年至2009年扣押工资15万元划为2%股权的本金,并将之后42万元的分红用于补足出资。

按骆琦说法,入股郑州金水区银河湾皇宫大酒店(简称郑州皇宫酒店)后,其并未参与管理,对该酒店总投资及股东情况未予关注。直到2010年 月份,因工作调动等问题,其与鱼翅皇酒店发生争议,伴随着离职,双方矛盾激化。

2010年6月9日,张培明等14名股东以骆琦尚欠缴出资额为由,将其起诉至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原告称,2009年5月6日,双方在济南签署了一份股东章程。该章程注明,骆琦拥有郑州皇宫酒店股份比例为2%,应投资金260万元,至今仍欠20 万元,未予补缴。

案件受理后,法院进行了公开审理。被告骆琦辩称,股东章程不是由被告、原告等人共同签订,其不具有合同等法律文书应有特点,加之郑州皇宫酒店为个体经商户,注册资本仅为 0万元,因此该章程自始不能履行。

法院审理认为,郑州皇宫酒店虽然为个体工商户,但实际为合伙经营,应参照有关合伙的法律规定。该院确认了郑州皇宫酒店、山东皇宫餐饮集团与被告骆琦签订的股东章程合法有效,判定骆琦向郑州皇宫酒店补缴欠款20 万元及相应利息。

同被列为被告的还有股东崔久志,其对原告诉讼请求无意见,亦未提交证据。

骆琦不服判决,上诉至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该院确认了各当事人分别签订的股东章程具有合伙协议效力,并于2012年5月1 日下达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据了解,该案审理历时近两年。直到2017年 月份,法院将骆琦位于南京的一处房产执行完毕。

遭质疑的股东章程

根据案卷显示,鱼翅皇酒店经营多年后,发展为山东皇宫餐饮集团,为继续扩大经营规模,张培明等人于2007年出资成立郑州皇宫酒店,其性质为个体工商户。

证据显示,此案在诉讼中,分别出现了三份内容相同、标题与印章不同的股东章程。值得注意的是,两级法院以不同的证据作为定案依据,作出了判决。

针对股东章程,骆琦称,2010年其被起诉之初,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寄来的章程第 页有手写 骆琦 郑州皇宫 2% 260万元 字迹,右下角盖有 山东皇宫餐饮集团 印章。

而在一审过程中,原告向法院提供的股东章程内容未变,第 页多了一枚 郑州皇宫酒店 的印章以及 张友和 签名。法院据此作为定案依据。

二审中,被上诉人再次向法院提供一份股东章程,此次标题为《鱼翅皇酒店 郑州皇宫酒店 关于发展股东的管理章程》,第 页加盖了一枚 鱼翅皇酒店 印章,且 郑州皇宫酒店 印章位置发生了变化。

事实上,我只签订过一份股东章程,而原告根据庭审需求,多次伪造证据是严重违法的,其根本无法提供全部原件。 骆琦表示,此案已涉嫌虚假诉讼。

为证实上述说法,骆琦委托南京康宁司法鉴定中心,对庭审中两份标题不同的股东章程进行笔迹、印文鉴定。2018年8月7日,该鉴定中心出具意见,上述两份章程中 骆琦 、 张友和 签名字迹互为复制关系; 山东皇宫餐饮集团 印文互为复制关系。

至此,依照相关程序规定,骆琦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申请指出,从股东章程来看,14名被申请人与申请人无任何法律关系,无权对申请人主张任何权利,且股东章程中并未约定申请人必须出资,更未约定 郑州皇宫酒店 有权向申请人追缴出资条款。

根据郑州皇宫酒店2010、2011年分红表显示,骆琦并未在此名单之内。

 记者曾赶赴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相关问题进行采访,无果。 

分享到: